栏目首页研究会概况新闻动态精神源流武汉传承六进纪实会员园地学会图片理论研究网站导航投稿

积庆里:武汉剧作家新作勾起的沉重记忆

2015-08-26 17:43武汉延研会谢源

今年5月,由武汉市著名剧作家赵瑞泰创作、中韩合作演出的话剧《别忘了我》在我市公演。该剧是以积庆里慰安所为背景,以慰安妇李天英为原型创作。李天英是中国大陆第一位公开承认被迫做过慰安妇的人,也是第一个勇于在新闻媒体控诉日军暴行的慰安妇。她1925年出生在韩国福江县,原名金盖华, 1938年在韩国南部海边码头被日本人抓住,与其他19名韩国少女被送到中国哈尔滨的侵华日军慰安所,以后随日军转到石家庄、郑州、武汉等地。
    李天英当“慰安妇”5年,受尽日军的摧残。她在一份口述回忆中,将这段日子形容为比流浪要饭“还要再下十八层地狱的生活”。【别忘了我】主要描写她被劫往中国被迫做日军慰安妇,以及她在抗战胜利之后受到中国普通百姓关爱获得重生的故事。

这部话剧的公演,也使新一代武汉人记下了日军侵华时在汉口留下的丑恶行径。

 

人间魔窟——积庆里慰安所

在武汉市江汉区的闹市中心,中山大道民众乐园旁,有一个里弄叫积庆里,有“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吉祥之意,本是人民安居乐业之处,在日寇侵华期间,在这里建了一个“慰安所”,无数个来自日本、朝鲜、中国的纯洁少女,正值青春年华,却在这里遭受日本鬼子残暴蹂躏,过着非人的生活,这里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人间魔窟。
    1938年,日寇侵占武汉后,掠夺财物,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武汉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他们却想方设法寻欢作乐,日军在武汉所设的慰安所、料理店(饮食店)、咖啡店等,都是专供日军官兵享乐和发泄兽欲的场所。他们指定区域,名为陆军慰安区,海军慰安区。如曙庄、清流、繁乃家为日军高级官佐的慰安所,太鼓、平安楼、以及六合里、义品里等处,则为下级官佐士兵所用之处。当时的汉口老联保里、新联保里、生成里等地成为日军残害妇女窝点。据1940年统计,仅来自朝鲜的:在汉口的有慰安妇252人,艺妓16人,女招待82人。武昌有175人,多为慰安妇及女招待。武汉地区几十个慰安所,积庆里的慰安所就是其中一个最大的慰安所。
    1938年11月日军征用了积庆里8栋楼的房屋,秘密开设日本陆军慰安所,这所慰安所存在7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里面的慰安妇,据1943年统计,有来自日本的130人,年龄多在二十至二十七八岁之间,来自朝鲜的有150人,年龄多在十八九岁,她们多为贫苦人家的纯洁少女,被以代找工作为名骗来汉口,也有许多中国女孩,她们年龄都不大,大都是从武汉乡下抓来的,不少是黄(陂)孝(感)女子,虽说她们穿着和服,然而一口黄孝口音,则证明她们是地道的中国人。慰安妇在慰安所里过着非人的生活,有的被骗来的慰安妇不愿接客,就会挨打,据一位幸存的说黄陂话的慰安妇回忆,日本兵见她不肯,就拿着刀对她说:“你不肯就杀了你” 。她还回忆说,日本人还经常打人,拿大皮带抽,把我的腰打得疼的厉害。一位“纪子”老人对记者讲到挨打时,每次都流露出恐惧的神情,她说,“他们打人没有理由,一开始听不懂日语,他们说什么我不懂,他们就打,后来,有的人是喝了酒打人,有时人家不高兴的时候就打,我挨了好多打,自己也搞不清楚什么时候就会被打一顿。可伶呀!”慰安所不允许华人入内,慰安妇也不许外出,出入口有日本宪兵把守,如同监狱一般。慰安妇从早到晚,除了短暂的吃饭时间,都要不停地“接待”日本军人,就是有病也不能幸免,为了让她们整日不休息地“接待”日寇们还凶残地强迫她们做了大切除手术,她们丧失了生育能力。她们平均每人每月要接待约150名日军官兵,合计4.2万人次。她们每个人都受尽了日寇残酷的折磨和摧残,都有一段充满血泪和屈辱的历史。日寇的摧残伤害在她们身心上留下了明显的印记和难以治愈的伤痛。不少的姐妹被折磨致死,就被用白布一盖,趁夜晚天黑,被拖出去丢弃。七年来,究竟有多少个年轻的生命,被日寇残害去世,已经无法统计。当年,积庆里的慰安妇供养塔,应该见证了这罪恶的一幕。

   (江汉区延研会供稿)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