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首页研究会概况新闻动态精神源流武汉传承六进纪实会员园地学会图片理论研究网站导航投稿

只见公仆不见官

2013-05-30 11:32武汉延研会admin

“民主政治要实行,选举为了老百姓,咱们选举什么人?办事又好又公平?”这是一段延安小曲,说的是选举。

    当时边区选区政府委员,18个人,共产党员七个,因为不符合“三三”制,所以徐特立主动申请退出,另外一名党外人士补选。林伯渠被选为区政府主席,提出“精兵简政”的李鼎铭被选为副主席,李鼎铭说:我原来不愿意出来做事,在参议会上,听毛主席热情洋溢的演讲,我被感动了,才出来。

    那个时候的选举参与者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乡间的小路不好走,一些一辈子足不出户的小脚太婆,选举时,也骑着毛驴翻山越岭赶到选举地点参加选举。不认识字咋选举呢?就用一个香头,点燃了,每个候选人后面放一块布,你中意谁,就在谁的布上烧个小洞,然后再数洞洞,唱票数,谁的布上的洞洞多,谁的得票多。还有的地方在豌豆,候选人背后面放一个碗,你选他,就往他碗里放一粒豌豆。谁碗里的豌豆多,谁的得票多。这就是著名的“豆选”。

    那时候当官,谁也没有胆量收下大把的银子,数好后,还能呼呼地躺下睡大觉。但是也有胆子粗的,当时新建县长家畔税务分局局长肖玉壁就贪污了3050元,他也是老革命,红军的战斗英雄,全身有伤疤九十多处,那又能怎样?功是功,过是过,还是枪毙了。

    还有一个人物,叫黄克功,谈恋爱,看上了一个小姑娘,起初两人还好好的,后来小姑娘就不搭理他了,他以为她看上了别人,就拿出枪威胁,女孩越发不正眼瞧他,他头脑一热,来了个激情杀人,女孩倒地未死,喊救命,他又在她头上补了一枪。这情节太恶劣了,尽管黄克功是革命功臣,1933年参加革命,红军中从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一直干到旅长,在抗大又是第六队的队长,结果又能怎样?还是杀了。不杀不行,法律就是法律。

    另一方面,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连毛主席都穿补了补丁的衣服,吃的不过是辣椒米饭。彭德怀穿的背心扎实,是用缴获敌人的降落伞做的。林伯渠的眼镜只有一只脚,在耳朵上系根线,把断了的另一个脚系住。客人来了,林彪用“面条宴”来招待;红军抗大的学员没有本子,把敌人的传单翻过来记课堂笔记……高层都这样简洁朴素,成为一种时尚,更是上升到一种主流的精神。所以那个时候,干群关系很好,只见公仆不见官,不只是一个现象,而是有深刻的历史原因和精神力量在里面。(摘自武汉延安精神研究会编《延安精神当代价值丛书——延安精神永放光芒》)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