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首页研究会概况新闻动态精神源流武汉传承六进纪实会员园地学会图片理论研究网站导航投稿

李少云: 此生两读“三本书”

2013-06-20 17:21武汉延研会admin

水有源头 树有根,盛世不忘感党恩

    我生于1931年,晚于党的诞生10年。在80年的时光里,从1938年担任村抗日儿童团团长起,就开始受到党的抗日启蒙教育;1944年春读“和(顺)辽县抗日联高”1个学期后,到这一年10月我参加了革命工作,并于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那时到如今,我在党内接受党的教育已有64年了。回首往事,心潮起伏,感慨甚多,不知从何处谈起。思来想去觉得,倍感亲切的一句话:“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因此,我发自内心地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这虽然是一句老话,但对我来说却终生不忘。

    更让我高兴的是,党的90年奋斗史,使我们从一个贫弱的受人欺辱的国家改变为繁荣强胜的国家。特别是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比旧中国,这60多年的变迁,可以用一句话来说:“新旧社会两重天,一个苦来、一个甜。”新中国建立前,我虽然处于青少年阶段,但也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亲眼目睹了人民过着受压迫、被剥削的生活,任人宰割,苦不堪言。

    我1944年参加革命工作之后,已经摆脱了那种苦难的生活状况。但如果和今天相比,仍有今非惜比之感。我1947年入党时,单位的政委是一位老红军,名叫吴明康找我谈话,讲到个人与党的利益关系时说:“党的事业成功了,个人的利益也就会好起来。将来革命胜利了进入大城市,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他说的这个愿望早已实现了。这60年的变化多么大啊!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今天都实现了。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大,人民的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幸福。想想过去,看看现在,能不高兴吗!这就是我发自内心高兴的缘由。

    形势喜人,来之不易

    90年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以为可用两句话来概括: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老一代领导人,领导人民站起来了,民主革命用了28年推翻了“三座大山”,人民翻身得解放;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几代领导人,领导人民改革开放富起来了。我们的党和人民为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付出过沉重的代价,牺牲了2000万仁人志士,才有了今天的国富民强。

    关于今天中国的现状,我们可以从以下6个方面来看:

    从政治上看。坚持建设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被认为是一种“新型模式”,有别于西方所谓“普世价值”的模式,也有别于过去的苏联模式。

    从经济上看。国民生产总值已经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当然从人均占有的比例,我国还远远低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从军事上看。正在建设强大的现代化国防。据外国权威期刊评论,中国的军力可与美、法、俄、英并列,是5个强国之一。

    从外交上看。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已经和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外交关系,在国际事务中有了“话语权”。

    从文化上看。5千多年的文明古国,蕴含着文化的强大生命力和凝聚力,国际间的“孔子”热,足以说明影响有多么大。

    从科技上看。拥有“两弹”“一星”,载人飞船上天。正在为登上月球做准备。

    综观今天的成就,归根到底,是有一个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伟大的祖国。邓小平同志说过:如果没有毛主席我们还会在黑暗中排徊。尽管我们党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经历过多次曲折,以及“文化大革命”的灾难,但我们党是一个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经历过长期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考验,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在政治上、思想上成熟了的党,能够克服一切艰难险阻,领导中国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

    我的成长得益于党的教育培养

    当我回顾在党的怀抱里走过的历程时,党的教育培养,一步一步引导我走向今天。参加工作前我是一个农村放牛娃。对党对革命的认识,经历了一个由感性到理性认识的过程。

    我对党的感性认识,用形象化来讲,是读了三本感性的“书”。

    一本“书”是我童年时代,目睹了三种不同性质的军队。

    我是在太行山出生长大的。太行精神也就是延安精神的传承和延伸。朱德总司令在1942年左权将军牺牲后,赋诗悼念道:“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朱德诗词选》第34页)朱总司令的诗既是对左权将军的称颂,也说明了以身殉国的太行精神必将千古流芳。

    太行山是晋冀鲁豫大军区所在地,也是八路军总部所在地,人民群众对八路军亲如一家。在老百姓的眼里,谁好谁坏分的清清楚楚。因为老百姓亲自感受到,谁是人民群众利益的捍卫者,谁是人民群众利益的侵害者,就连我这个童年人也看得一清二楚。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八路军的亲民爱民精神,无时无处不在。从大的方面讲,1940年著名的“百团大战”,给了日寇沉重的打击。我家乡的榆社县城,就是这次战役中收复的一座城池。从小的方面讲,点点滴滴都能充分反映军民鱼水亲。我至今还记得1938年第一次看到八路军的情景。这批部队是从陕甘宁边区过来的,他们头戴斗笠,脚穿草鞋,少数人持有步枪,重型武器没有看到,多数为大刀长矛。部队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我们村子不大,只有20多户人家。部队来的人多,当晚吃饭没有那么多小米供给,怎么办?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群众很快将谷子碾成小米,解决了驻军的吃粮问题,受到了部队的好评和赞扬。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人的事例多得不可胜数。如驻军借用了门板,走时完好归还;用了喂马的谷草,按量付款,住过的院落,打扫得干干净净;群众的水缸,部队战士挑水装满;群众的庄稼,战士尽力帮助收割挑回家,凡群众需要干的农活,除草、种地等等,都尽力协助办理。总之,八路军爱护人民群众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是人民群众的利益维护者。

    相反,国民党军队的军风纪就是另外一种景象。队伍一进入村,就要老百姓让房给他们居住,随意抢拿群众的东西,还抓鸡吃,吃了群众的粮食,用了柴草不给钱等恶劣行为,比比皆是。

    日本侵略者更是罪恶滔天,奸淫烧杀无恶不做。我们县城被日寇占领过2次,有2年多时间。1940年百团大战收复后,1942年至1944年又一次占领县城,附近的村庄要天天派人去作苦力。我家离县城近,我也多次替叔父去“当民夫”“当苦力”动辄遭打骂,并威胁恐吓说“八路的统统死拉死拉”。我们家就身受其害:口粮被洗切一空,逃难中吃尽苦头。我们村先后有8位抗日村干部和战士被日军惨杀,壮烈牺牲。

    童年时代对我印象深的,还有大力宣扬先进模范人物和革命英烈的事迹。这是我读的第二本感性“书”。

    抗日战争期间最艰苦的1940年至1942年,华北旱灾严重,粮食收成不好,群众还要挤出口粮给八路军交公粮,更要防备日寇抢夺粮食。这就要号召群众积极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力更生渡过困难。当时在我们家乡最响亮的口号就是“男人要学吴满友,女人要学郝二蛮”。吴满友曾是陕甘宁边区劳动模范。郝二蛮是我家榆社县的一位女农民,是太行军区命名的劳动模范。今天回忆起来,这种宣传可谓深入到老百姓的心坎里,人人皆知,起到了鼓舞人心的作用。1947年太行军区和二分区还先后召开过“劳动群英”大会。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在会上作了解放战争的形势报告。还举办展览,宣扬种粮模范和部队杀敌英雄先进事迹,教育群众。

    对我印象深的还有革命文艺的感染。这是我读的第三本感性“书”。

    当时尽管生活条件很艰苦,但人们的精神并未被困难压倒,相反,革命文艺工作者创作的小说、诗歌、戏剧、街头活报剧,很受群众的欢迎。我读过小说《吕梁英雄传》、《洋铁桶故事》、《李有才板话》。看过歌、话剧《小二黑结婚》、《兄妹开荒》、《血泪仇》、《白毛女》、《赤叶河》。唱过《救国军歌》、《到敌人后方去》、《松花江上》、《大刀进行曲》、《保卫黄河》、《二月里来》、《在太行山上》、《八路军军歌》以及歌颂左权将军山西“小调”:“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

    三本感性“书”可说是我的启蒙老师,它形象化地让我认识到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是我们受苦受难的总根源,只有推翻“三座”大山,才能翻身得解放。

    革命理论武装了我

    在受到三部感性“书”启发教育基础上,我还先后受到过三部革命理论“书”的教育。

    一部“书”为中国共产党党史和中国革命现代当代史,另一部“书”是联(布)党史和现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第三部“书”就是近30多年来改革开放史。这三部史“书”既有过去,也有现在。历史是一面镜子。通过认识、再认识,可从中领悟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这在我生命中是贯彻始终的。生命不息,学习就不能停止。

    学习首部理论“书”,是1947年入党时,我的入党介绍人王事晶、宋仁旺给我阅读《整风文献》。以后学习了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及“七大”的有关文献如《论联合政府》,还学习了艾恩奇的《大众哲学》。1948年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学习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印发的列宁著作:《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的第二章《布尔什维克成功的基本条件之一》。为什么要印发此书?毛泽东指出:“使同志们懂得必须消灭现在存在于我们工作中的某些严重的无纪律状态。”

    新中国建立后的1951年,结合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30周年,学习了胡乔木编著的《中国共产党三十年》一书,对党的历史有了一个轮廓的了解,从而增强了对党的认识。

    结合经济建设学了第二部理论“书”《联共(布)党史》,对列宁建党及苏共党史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的一书中提出:“一边倒”的外交国际政策,要倒向苏联。我们通过看苏联的电影和阅读小说,如饥似渴地学习苏联,响往苏联。例如小说,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西蒙诺夫的《日日夜夜》,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高尔基的《童年》、《我的大学》等多部作品;电影除了反映卫国战争的《攻克柏林》,《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等等之外,有关建设社会主义影片如《幸福农庄》、《顿巴斯矿工》。还学唱苏联歌曲:《共青团员之歌》、《咯秋莎》、《祖国进行曲》、《太阳落山》等。苏联还派“亚力山大罗夫红旗歌舞团”和各类体育代表团访华,这些都使我深深认识到苏联社会主义的伟大。后来因意识形态大论战,中苏友谊受到很大损害。

    对于第三部改革开放的“书”,也就是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我体会到更多的是,在实践中去不断学习深化认识的过程。30多年的改革开放实践,我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在不断地学习着、践行着,一步一步跟着改革开放的大潮走过来的。由起初的不理解、不认识,到逐步的认识和理解,使自己尽量顺应潮流而动。

    我要特别提到的是1956年至1957年,我在中央党校普通班学习了“四门”基本理论课,有马列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党史、党建。哲学主要读了列宁《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此书是杨献珍校长从头至尾一字一句的边读边讲解。还学习了马克思《费尔巴哈论纲》、恩格斯《费尔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毛泽东《实践论》、《矛盾论》。政治经济学主要读了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还参读了苏联列昂杰夫著的《政治经济学》和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等书。党史、党建只发教材,在一年学习中,只用了较少的时间。学习“四门”基本理论课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奠定了我革命理想的理论基础,打下了从事宣传理论工作的“根基”使我在工作和各项运动中能沿着正确的道路和方向前进。

    我对延安精神的认识

    延安精神是毛泽东思想的体现,毛泽东思想是延安精神的“内核”,二者互为因果,互相依存,互不分离。学习宣传延安精神就是学习这段光荣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史、党史,就是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

    我读的这三部感性“书”和三部理性“书”,是和延安精神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延安精神不是一个单独的学科,我个人认为它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紧紧连系在一起,寓教于各种实践活动中。我童年时代虽不知道什么叫延安精神,但我所受的三种感性认识教育,难道不是延安精神吗?从三部理性“书”的认识来讲,更是和延安精神密不可分。邓小平同志讲的改革开放四个大字,正是延安精神“实事求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创造性的发挥与运用。因此,延安精神既是过去我党取得伟大胜利的锐利思想武器,也是今后继续推进改革开放的国之利器,我们运用得好它将产生无穷尽的力量。

    寄望于党和国家长治久安  繁荣富强

    90年的风雨历程,经历了几代人拼搏奋斗,才换来了今天我们的幸福时光,需要倍加珍惜。

    英国温斯顿•丘吉尔曾经说过:“回顾历史长河的长度越长,展望未来就可以展望得越远。”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有5千多年的文明史,其中最长的周王朝前后有800多年。西汉、东汉有近400年历史,唐、宋、明、清也有200年至300年左右的历史。帝王将相能治国这么多年,难道我们不能长治久安吗?我们中国共产党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善于把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建设相结合,经历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有7千多万共产党员的大党,又有13亿勤劳勇敢的人民,定能战胜国内国外的诸多挑战,使我们党永葆青春。1945年在延安时,黄炎培会见毛主席,他问毛主席中国共产党会否像过去的朝代一样也有一个兴衰“周期律”。毛主席的答案是“民主”二字。中国共产党人就是要通过走“民主”新路来跳出这个周期律。但是新中国以来的革命实践经验,尤其是“文革”的混乱教训告诉我们,仅仅靠“民主”很难跳出“周期律”,还需要“法治”,我们要建设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看,列宁缔造的苏联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政权只延续了74年。原外交部长李肇星在与俄国杜马进行交流活动时,一位前苏联共产党员私下心情沉重告诉他说:苏共在有35万党员时候夺取了政权,在有550万党员时打败了德国法西斯,在有2000万党员时候丧失了政权。关键是要讲党员的质量。由此可以看出党员的素质是多么重要!它决定着党的成败。

    居安思危,警钟长鸣。我们今天是执政党,能否巩固政权,就要坚持和发扬党的群众路线,党内的不正之风,脱离群众,损害群众的利益,是最大的腐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只有把群众路线这条根本路线贯彻好、执行好,我们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新中国建立初期各项事业百废待兴,广大党员和干部在战争年代艰苦奋斗,很多人英年早逝。经过6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我们国家处于历史上最好的盛世时期,人民的生活富裕了。我们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一心安度晚年。我今年也已80岁了。在新形势下,仍感到要振奋精神,决心遵循党的教导,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