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首页研究会概况新闻动态精神源流武汉传承六进纪实会员园地学会图片理论研究网站导航投稿

大革命时期的武汉妇女运动

2013-05-29 16:11武汉延研会admin

1922年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以下称中共二大)通过的《关于妇女运动的决议》(以下称《决议》)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政党名义发布的关于妇女解放运动的决议。《决议》,提出“中国共产党认为妇女解放是要伴着劳动解放进行的,只有无产阶级获得了政权,妇女们才能得到真正解放”。这个创造性的命题,第一次指明了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方向。

    中共二大成立了专门的中央组织机构来领导妇女运动,选举向警予为中央委员,并担任中共中央第一任妇女部长,使妇女解放运动得以有领导、有组织的进行。

    在《决议》的引导下,1923年中共三大提出了“全国妇女运动大联合”、“打破奴隶女子的旧礼教”的口号;1925年中共四大指明“以工农妇女为骨干,在妇女运动中切实代表工农妇女利益”,提出把妇女组织起来,女子参加政权;1927年中共五大在《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议决案》中提出“党对于被剥削的妇女群众的工作,必须较之从前更加注意的去做。在工农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革命联盟之中,被剥削的妇女们,一定无疑的是很重要的因子。妇女是人民中最受压迫的一部分,她们在革命队伍之中,也是最为热心于革命的。”

    在实际的工作中,中国共产党指导并推动女界联合,多方位组织妇女开展解放运动。以武汉地区为例,有些活动由各级共产党组织直接领导,如湖北女师学潮;有些则由共产党员占据优势地位的各种团体来从事,如湖北女权运动同盟;第一次国共合作,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如共产党员徐全直1927年3月任湖北省妇女协会交际部副主任,蔡畅、李哲时等都在湖北省妇协担任重要的职位,在这些共产党员影响下,国民党左派或同情革命的中间派所领导的国民党或武汉政府的组织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妇女运动。

    处在大革命中心的湖北武汉,革命氛围愈加浓厚,妇女解放运动轰轰烈烈。通过武汉地区的妇女解放运动实践,颇能一窥全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全貌。

    1、学潮迭起

    女子学生运动是妇女解放运动的先声。自1921年下半年起,陈潭秋、刘子通、黄负生等就先后到湖北女师任教,向学生宣传马克思主义、妇女解放等,并领导了湖北女师学潮。此次学潮是武汉党团组织第一次直接领导的学生运动的开篇之作。其胜利极大鼓舞了各战线的革命者们,并吸收、锻炼、培养了一批如夏之栩、徐全直、杨子烈、庄有义、陈媲兰等妇女运动的栋梁之材,她们从女学生运动的战场上走向了妇女解放运动的各个前沿阵地,为推动全国妇女运动实践及理论创造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2、劳动妇女社会运动广泛深入

    中国妇女运动史上,大多以少数知识女性为主要参与者,基本上没有形成广泛的群众影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妇女解放运动实现了巨大的历史跨越。由少数知识妇女为主体转向以广大劳动妇女为主体。当时“放足运动”的兴起就是极好的例证。中国妇女缠足恶俗由来以久,是封建礼教对妇女迫害最深刻的外在表现。陈独秀曾在《安徽俗话报》上发表的《恶俗篇》说到中国妇女缠足是“在黑暗地狱中,受极重的刑罚”。放足运动成为妇女解放运动必揭的第一层帷幕,也是最易受广大女性接受的启蒙活动。

    1927年3月,湖北政务委员会在全省女界的再三要求下,公布《取缔妇女缠足条例》,按妇女年龄分别严格规定了放足劝导期。民国日报报道:4月29日,湖北省工会检查放足运动,“汉口汉阳均有惊人成绩”;5月7日,武昌市妇协“每日派宣传队十余人,沿门劝告放足,接受宣传实行放足者,每日不下千人。”

    5月18日,“武汉三镇妇女,据确定调查,现在遵照实行放足者,约计十分九。”民国日报5月22日报道“现各乡村均布满放足空气,妇女们均自觉的或被迫地将足放了。”

    3、女工运动声势浩大

    汉口英美烟草公司女工罢工斗争,是中共武汉区委和中国劳动组合部武汉分部直接领导的一次胜利的女工运动。

    由于女工在厂内长期遭到英方和工头的虐待、加工不加资等,厂内1000余名女工于1922年10月举行了罢工,英方将领头工人打成重伤,中共领导下的省工团联合会组织武汉地区18个工人团体向罢工的烟草厂女工捐款援助,并代表女工向全国各界控告英资本家的种种罪行,呼吁帮助。在反复多次的谈判中,共产党员施洋以律师身份替工人据理力争,迫使英方接受工人提出的13项“争回国民人格”要求,罢工斗争宣布取得了胜利。这次罢工,女工们在中共领导下提出了“争回国民人格”的口号,胜利取得了包括经济、政治权利在内的多项要求,提高了各界对女工及童工的关注。

    1924年2月16日,在社会各界的压力之下,湖北实业厅颁行《北京农商部发布之暂时行工厂通则》,其中“第(三)男子未满十岁,女子未满十二岁,厂主不得雇用。第(九)厂主对女工之产前产后应各停止其工作五星期,亦酌给相当之扶助金。第(十二)在机械运动中或传导动力装置之危险部分,不得令幼年工及女工从事扫除、注油、检查修理……。”

    4、支持北伐捷报频传

    1927年5月15日,恽代英在武昌市妇协召集的百人会员大会就提出:“革命是靠民众伟大的力量,所以我希望革命的女同志也去招兵。尤其是到工厂里招兵。”

    邓演达领导的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管辖的国民党中央军校女生队是妇女运动的先驱组织,于1927年5月向鄂西开发,上阵杀敌,为妇女运动史上又增添了一部辉煌的篇章。募捐、宣传、护理伤兵是妇女支持北伐的另一种形式,1927年6月15日省妇协就发出了募捐启事“自二次誓师北伐以来我忠实英勇的武装同志,努力杀贼,奋不顾身,故连战皆捷,郑汴继下。足征武装同志之牺牲精神何等伟大。……我后方民众未能持枪荷弹,与敌人相见战场,于革命过程中,殊属有愧。而对于负伤临来之武装同志,若不尽相当慰劳,更觉汗颜。为此,敝会特发起慰劳伤兵之组织,稍表吾人敬仰之忱。”

    社会各界闻女界尚且如此忧国忧民,纷纷踊跃参与捐款。每有军队出发,妇女组织都派出人员欢送,鼓舞士气,并向民众发放宣传品,并经常开展同乐会、演剧、游艺等形式的宣传活动。国民党妇女部还开办了短期救护班,慰问、护理伤兵。1927年5月27日,由宋庆龄、何香凝等人发起的北伐红十字会成立,周恩来、吴玉章等出席了成立大会。

    5、妇女教育形式多样

    夏之栩、徐全直、杨子烈、庄有义、陈媲兰五位学生由于领头了湖北女师学潮被学校除名,董必武、陈潭秋、李汉俊等就在私立武昌中华大学校长陈时家中给她们补习功课,并于不久帮助她们找到其它的学校进修。

    恽代英、张太雷、李立三等在宋庆龄1927年在汉开办的国民党中央妇女党务训练班授课。汉口市妇女协会又开办了妇女平民夜校,救济“凡愿意读书不论识字与否”的失学妇女。省妇协还要求下级妇协组织就近在工厂附近开办工厂妇女补习学校,在农村开办农村妇女补习学校。这些对于启蒙、教育妇女,培养妇运干部起了重要的作用。

    6、妇女团体爱国活动生动活泼

    1923年元月4日,李大钊应湖北女权运动同盟会(中共党员夏之栩在该会任重要职位)邀请作“寒假演讲会”演讲时就谈到,当今世界的妇女运动的主流是无产阶级妇女运动,要求各界妇女必须团结起来,争取以法律的形式将妇女在政治、经济、教育等各个方面的平等地位确定下来。夏之栩在1923年4月12日召开的武昌各界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成立外交后援组织会议上,面对到会的一百多团体、五万余人慷慨陈词,痛斥帝国主义、军阀带着中国人民的灾痛,听者无不感动。武昌女学生及小学生打着“否认二十一条”、“收回大连”布标游行,沿途民众反响热烈,极大地激励了女学生的爱国主义热情。各妇女团体还积极发起、参加拒绝日货同盟。1925年夏之栩等代表女界还积极参加国民会议促成会,并出席了其全国代表大会,为妇女同胞争取国民待遇。(作者为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生)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