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首页研究会概况新闻动态精神源流武汉传承六进纪实会员园地学会图片理论研究网站导航投稿

深信前途会伐柯

2013-06-09 17:07武汉延研会admin

《董必武年谱》新近出版,是中共党史研究领域的一件大事,对董必武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不全面论述这部年谱的价值和成就,仅从董必武晚年写下的最后一首诗谈起,略述我对《董必武年谱》须进一步完善的几个问题的点滴思考。

    1975年3月5日,是董必武90岁生日。这一天,董必武心潮翻滚,倚在病榻上写下了他平生最后的一首诗—《九十初度》。诗曰:

九十光阴瞬息过,吾生多难感蹉跎。
五朝弊政皆亲历,一代新规要渐磨。
彻底革心兼革面,随人治岭与治河。
遵从马列无不胜,深信前途会伐柯。

    诗末,董必武对诗中的“五朝”、“伐柯”两个词做了注释:“五朝:清朝、民国元年、袁世凯篡国、北洋军阀割据、蒋介石篡权。伐柯:《诗经》:‘伐柯伐柯,其则不远。’”

    我认为,这首诗应该视作董必武对自己一生的自我总结。诗中的点睛之笔是“一代新规要渐磨”和“深信前途会伐柯”。“一代新规要渐磨”,告诉我们“新的治国方略”、“新的社会法制规范”,要在反复的实践中产生(打磨出来);“深信前途会伐柯”中的“伐柯”,语出《诗经》•豳风•伐柯》:“伐柯伐柯,其则不远”,原意是砍伐树枝当斧柄,手中拿着的斧柄就是要砍取的斧柄的标准,因此拿着斧头砍斧柄,那标准就在手上了(其则不远);通常以“伐柯”比喻做事要遵守一定的准则,其实,理解为做事要遵守从实践中产生的又经实践检验合格的准则也许更符合原意。“深信前途会伐柯”这句诗不仅仅是董必武坚定的革命信仰和乐观主义精神的体现,更重要的是展示出他在漫长的一生的反复革命实践中炼就的如炬的目光,没过几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真正成为我们行动的准则了,真是“伐柯伐柯,其则不远”啊!

    32年后的2007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董必武年谱》正印证着董必武的这首自我总结的诗篇。董必武出生在祖国内忧外患深重的1886年,年轻时受早期民主主义思潮的影响,由清王朝末年的一位秀才转变为革命的民主主义者,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同盟会,毅然投身辛亥革命,从而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在五四运动特别是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在革命斗争中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由革命的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并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在漫长的艰难曲折的革命斗争中,他坚韧不拔地走自己选择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政务院副总理,政务院政法委员会主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代理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重要职务,为新中国的人民民主政权建设、人民民主法制建设、党的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呕心沥血,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他在所经历的9年“文革”中,坚持、维护马克思主义真理,奋力抵制极左路线,同林彪、江青等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给我们留下了“遵从马列无不胜,深信前途会伐柯”的铮铮格言。

    《董必武年谱》作为传记体文献,特别讲究资料性、传纪性与学术性的统一,以翔实可靠的历史资料为依据,在大量使用档案材料的基础上汲取了近年的研究成果,并经过考证研究有所发现和创新,同时澄清了一些出版物中关于董必武生平事迹的失实记载;写作上采用按年月日逐条客观陈述的方法,基本上没有主观评论。如1966年至1975年,董必武81岁至90岁,正值“文化大革命”的一段经历,《董必武年谱》客观地记载了董必武认真学习毛泽东著作,在当时风行的“老三篇”之外再加上他选定的两篇:《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和《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高度重视植树造林;带病接见各国外交使节并与之交谈;特别赞扬当时受林彪、江青等迫害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功绩,对林彪、江青等诬蔑老干部是“叛徒”的行径表示气愤,赋诗《挽陈毅同志》、《挽邓子恢同志》,赞赏他们的“直言”和“肯挑重担任批评”;多次为同志、为地方党委题写“群言堂”横幅;直至1970年在庐山出席中国共产党九届二中全会写诗《牯岭即事》,喻意林彪一伙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阴谋的破败,会后写诗《偶成》给陈伯达画像,在“9.13”事件后多次赋诗鞭挞林彪……读罢《董必武年谱》,抚卷舒气,一位铁骨铮铮,目光炯炯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辉形象浮现在眼前。

    但笔者反复逐年逐月逐日细检,也略感《董必武年谱》有不足之处:一、谱主事迹尚有疏漏处。二、谱主事迹的有些背景未作交代。三、谱主事迹有些应详细而又能详细的嫌太粗略。现仅以谱主董必武最后9年(1966年至1975年)为例略陈己见:

    一、谱主事迹尚有疏漏处。如《董必武年谱》记载的:一九六六年八月一日至十二日,“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一中全会。全会通过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选举了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康生、刘少奇、朱德、李富春、陈云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这中间就遗漏了一些应有的内容:1966年7月18日,毛泽东从南方回到北京,严厉地指责在北京领导运动的中央领导人镇压学生运动,使运动冷冷清清,7月下旬,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撤销了派往各个学校的工作组,7月29日,召开了北京市大中学校师生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三位在京的政治局常委都在会上作了检讨。在这样的背景下,8月4日,周恩来、董必武等根据毛泽东“过问”清华大学运动的意见到清华大学参加群众大会。周恩来等先后讲话。董必武在讲话中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个新生事物,在新生事物面前要加强学习,通过学习和实践认识它,并改造自己的思想。我已八十岁了,在旧社会生活了五六十年,多少有些旧思想、旧意识啊!这些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经常影响我观察问题、思考问题,影响我处理问题。所以,我对任何问题在头脑中的第一个反映,总不急于去肯定或否定,而是经过反复调查、思考之后,才表示态度,这样对向题的认识和处理就可以少犯或不犯错误。”他最后表示,要和青年学生们一起学习,一起革命。这是董必武在“文革”中第一次在群众集会上讲话,也是除了在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上讲话以外的唯一的一次讲话,可以看出董必武的讲话是真诚的,在当时的背景下,他只说要通过学习和实践去认识“文化大革命”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董必武年谱》疏漏了这次讲话就显得格外可惜。

    二、谱主事迹的有些背景未作交代。如《董必武年谱》所记:一九七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赋诗《牯岭即事》:“山中连日雨阴沉,秋肃为功动鬼神。午后云开红日出,林间暖入晚晴新。”不了解背景的人很容易认为这是一首写景的诗,一瞥而过,笔者认为对背景应作交代,要使读者了解到:围绕四届全国人大的筹备问题,毛泽东提出了不设国家主席,将我国政治体制作适当改变的建议。林彪集团经密谋后,于1970年4月11日由林彪提出要设国家主席的意见,并建议由毛泽东当主席。他们认为,提出毛泽东当国家主席一定会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和拥护。如果毛泽东同意设国家主席,那主席的位置一定是林彪的,因为毛泽东在不同的场合先后6次说过不当国家主席。毛泽东已察觉到这件事的奥秘,于4月12日作出批示:“我不能再做此事,此议不妥。”但林彪仍不甘心,他指使吴法宪等人在各种场合吹棒林彪是“非凡天才”,展开政治攻势。在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于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的开幕式上,毛泽东没有作长篇讲话,只强调要开成一个团结的会,胜利的会,不要开成一个分裂的会、失败的会。似乎在提醒林彪等人。然而,权欲熏心的林彪集团,仍然按照事先的密谋进行,首先是林彪在会上讲了一个半小时的“天才论”。24日,陈伯达、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借分组讨论在各小组同时发难,吹捧林彪的讲话,坚持设国家主席,并暗示有人反对毛主席,煽动揪人。25日上午,陈伯达所在华北组的第一号简报在会上散发,简报称:“大家听了陈伯达的发言,知道了党内竟然有人否认毛主席是伟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强烈的愤恨。这种人就是野心家、阴谋家……”,会议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当天下午3时,毛泽东召开有各小组长参加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再次表示不设国家主席,自己也不当国家主席,并严厉地批评陈伯达等人在小组会上的发言违背“九大”方针,责令收回简报。有了这段背景,不知情者就能领会董必武诗句“山中连日雨阴沉”、“午后云开红日出”之妙,而且,其后董必武1971年春写的《偶成》、9月中旬写给叶剑英的诗以及9月下旬在家中赋诗《观坠机尸影》也容易理解得透彻了。

    三、谱主事迹有些应详细而又能详细的嫌太粗略。如《董必武年谱》所记: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为中共广东佛山地委题‘群言堂’三字的横幅。前此,已分别为国务院副总理王震、谷牧等几次题过‘群言堂’三字的横幅”“一言堂”是“文革”的重要起因,而“文革”又彻底破坏了党和国家的民主生活,“群言堂”三字可谓深中肯綮。董必武生前题字颇多,在“文革”中面对林彪、“四人帮”的高压态势,多次地题写唯一的“群言堂”三字,非有大智大勇而不可为也,实为体现董必武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风骨的难得的史料。而“群言堂”三字横幅,就笔者所知,就有1974年4月,他为谷牧题写,几天后又为王震题写。其小儿子良翮下放劳动的河北晋县的同志来看望他,他又给晋县县委及良翮所在的公社党委、大队党支部写了这三个字。7月,他给在甘肃工作的侄女婿题写的还是这三个字。这些珍贵的史料具体年月日是不难考证清楚的,宜详尽地收入才好,显然,《董必武年谱》所述太粗略了。

    此外,像“董必武同志治丧委员会”的成员和像1975年4月7日主持董必武追悼会的及参加追悼会的因其是江青集团成员而略去不记的一类做法似乎也不妥,因为,这既不能准确反映当时的历史状况,也有损于年谱的价值,众所皆知,年谱是以忠实于史实为前提、为要旨的。

    暇不掩瑜。《董必武年谱》的出版必将推动董必武思想的研究跃上一个新台阶,仅此一点,就令人欣慰了。我想,《董必武年谱》将来修订再版时,如果能将上述三个问题很好地解决的话,谱主董必武“遵从马列无不胜,深信前途会伐柯”的形象必将更逼真、更完美!正因为如此,我不揣冒昧,写下了拜读《董必武年谱》的心得和意见,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董必武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
[2]《董必武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
[3]《董必武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
[4] 陈明显:《晚年毛泽东》,江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作者:钟德涛)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