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首页研究会概况新闻动态精神源流武汉传承六进纪实会员园地学会图片理论研究网站导航投稿

黄陂木兰山的革命斗争

2014-03-05 11:48武汉延研会admin

1927年11月13日,黄麻起义正式爆发,黄麻起义军攻占了黄安县城,建立了黄安农民政府,组建了工农革命军鄂东军。黄麻起义胜利之后,黄麻地区的豪绅地主极度恐慌,急忙纠集国民党军队向黄麻人民反扑。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工农革命军鄂东军突出国民党军队的重围,并进行了有组织有计划的战略退却。12月底,鄂东军集合72人枪由黄安北乡向黄陂县木兰山出击,从此,开始了以木兰山为中心的游击战争。

    木兰山位于黄陂县北部,相传巾帼英雄花木兰安葬于此而得名。它离黄安县城七八十里,离武汉较近。方圆60多公里,山势巍峨,群峰矗立,林木繁茂,顶峰海拔636米,仅有一条曲径通顶,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势,易守难攻,便于革命军隐蔽其间。木兰山与革命基础较好的黄安县高桥等地区相毗邻,革命军可进可退。鄂东军副总指挥吴光浩的家乡就在木兰山下的三合店,他熟悉那里的地理环境,了解那里的人民,知道黄陂县党组织的情况,部队的给养问题一时能够得到解决。

    鄂东军到达木兰山地区后,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扎根木兰山。当时木兰山上有庙宇30多座,住着道人、和尚、尼姑共100多人。鄂东军副总指挥吴光浩会见了方丈,请求方丈同意鄂东军留驻寺观。起初方丈有些顾虑,不愿在寺院里驻兵。经吴光浩再三宣传党的政治主张后,方丈才同意部队进驻寺院。鄂东军在寺院里住下后,严格遵守革命纪律,不进佛殿,不渎犯和尚的佛事。在日常生活中,部队每天坚持打扫庙宇,帮助和尚兴园种菜,劈柴挑水,与他们融洽相处。因此,鄂东军得到了木兰山上一部分道人、尼姑的支持,在木兰山上初步站住了脚跟。

    1928年1月1日,鄂东军在木兰山雷祖殿举行会议。根据湖北省委的指示,鄂东军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吴光浩任军长,戴克敏任党代表,汪奠川任参谋长。第七军分编为3个队,每队20余人。第一队队长戴学诗(后汪奠川),党代表吴先筹;第二队队长廖荣坤,党代表王树声;第三队队长汪奠川,党代表江竹青。由吴光浩、曹学楷、戴克敏、戴季英、汪奠川等5人组成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党委。1月,中共黄麻特委决定成立由曹学楷任书记的中共黄陂县工作委员会,随同第七军在黄陂北部农村开展游击活动。

    为了生存和发展,唤起农民继续革命,经过短期休整,第七军便以木兰山为中心,积极开展各种活动,派人组建了由詹才芳任大队长的黄陂县游击大队,以相互配合,寻机打击敌人。黄陂县游击大队在塔耳岗、张家院、张家冲一带发动农民打倒了土豪袁水知、徐小戴、方发兴、张永寿等。第七军到处张贴以原黄安县农民政府颁发的革命纲领为内容的布告,号召群众起来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参加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分成若干小分队,时聚时散,昼伏夜行,经常活动在长轩岭、塔耳岗、柿子树店等地,发动农民。部队每到一处,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并把打土豪得来的胜利果实分给穷苦农民,因而深受当地广大农民的拥护和欢迎。木兰山周围的革命群众经常送鸡、鸡蛋和蔬菜等给第七军。他们亲切地把第七军的战士称为“共先生”。

    在惩治土豪劣绅的斗争中,影响较大、较著名的是罗家岗战斗。罗家岗位于黄陂县木兰山脚的东南面,岗上有两个大恶霸地主罗胜元、罗安元。罗氏兄弟开有罗隆昌当铺和油坊,还拥有团丁几十人,他们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当地农民恨之入骨。1月中旬的一天深夜,中共黄陂县工委和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党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攻打罗家岗,砸掉“罗隆昌”,镇压罗氏兄弟。这既可为农民除害,又可为工农革命军在木兰山区开展游击活动踢开绊脚石。在攻打罗家岗之前,第七军先给罗隆昌当铺下了 2000元的“票子”。但罗隆昌当铺的老板罗胜元兄弟仗着高大的炮楼和十几支枪,拒不交款。吴光浩等早就估计到当铺老板的这种顽固态度,指示当地党组织负责人乐景钟,要求他们准备好武器,配合作战。1月23日(农历正月初一),吴光浩、江竹溪带领25名战士,向罗家岗发动进攻。由于罗隆昌当铺是用坚硬的石头垒成,门窗都是铁制的,还有南北两个大炮楼,里面架设有机枪,戒备森严,易守难攻。在火力掩护行下,战士们拿着铁锤、钎子,奋不顾身地爬到当铺的屋檐下,凿开石墙,然后放火烧油厂。经一昼夜的佯攻、巧打,最后拿下了罗家岗。随后,第七军打开罗隆昌的当铺、油坊和粮仓,号召四乡农民前来无偿分粮取当。一连3天,前来分粮取当的人群络绎不绝,人们喜笑颜开,奔走相告。长岭南、研子岗、塔耳、王河、长堰的农民闻讯纷纷前往。这一仗,使广大农民群众受到了巨大鼓舞.一些青年农民纷纷上山参加工农革命军,有的在当地参加了农民赤卫军,还有的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被迫外逃的农民,也纷纷来到木兰山聚集,参加革命。

    工农革命军在木兰山一带的行动震惊了国民党反动当局。1月26日,国民党第十二军一个团向木兰山地区进攻。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中共湖北省委指示第七军注意情况紧张时,能返回黄麻起义地区时即返回,否则可据情况自己决定行动。根据省委的指示,为了避开优势敌人,第七军随即分成若干小组,利用有利地形,边打边撤,趁黑夜突出了包围,离开了木兰山,于1月27日到达黄冈北部,在大崎山与中共黄冈县委和工农革命军第六军会合。不久,因遭到麻城反动民团郑其玉部的进攻,第七军遂与第六军分开,东进罗田的三里贩。他们刚刚到达,敌军便跟踪而至,遂折向西南黄冈附近的回龙山。

    部队一夜数移,一日数迁。由于这些地区党组织均遭破坏,群众情绪低落,敌情严重,活动困难。部队得不到群众支持,只有风餐露宿,忍饥受饿。吴光浩和戴克敏、汪奠川商量后决定,重返木兰山,与留在当地坚持斗争的同志会合,然后再确定下一步的行动。第七军在吴光浩、戴克敏的带领下,经三店街、深夜渡过紫潭河,绕过太平桥,巧妙穿过黄安南部县境,于1928年3月初顺利重返木兰山。

    第七军回到木兰山不久,又遭到大规模敌人不断进攻。为了保存实力,第七军领导人在洪界山召开会议,决定改变斗争策略,将部队编为4支短枪队,分散游击,隐蔽活动。会议还决定,为“争取红枪会、仁义会群众,加强地方工作,军队党组织兼黄陂县委”,实行军队、地方统一领导。此后,这4支短枪队以木兰山为中心,在当地赤卫军、游击队的配合下,采取“昼伏夜动、远袭近止、声东击西、绕南进北”的游击原则,时聚时散,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争取红枪会、仁义会群众。各地赤卫军、游击队没情况时在家务农,有情况时招之即来,全力配合作战。第七军依靠赤卫军、游击队的支持和配合,经常组织公开和秘密斗争。从1928年3月中旬到4月初,在短短20天中,取得了不少的胜利。

    工农革命军第七军以木兰山为中心,开展了历时3个多月的游击活动,足迹遍及黄陂、孝感、黄冈、罗田、黄安、麻城6县,使革命影响更广泛地传播开来,成为农村斗争的成功范例。他们惩治土豪劣绅,发动农民群众,建立农民武装,赢得了广大农民群众的信赖、拥护和支持,进一步扩大了党在农民群众中的政治影响,壮大了革命力量,他们的斗争为党和工农红军在这里建立革命根据地奠定了群众基础。同时,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的战斗力和军事素质得到很大提高,创造并掌握了“八会”战术,即会跑(跑路与摆脱敌人)、会打(不打无益或无把握之仗)、会散(化整为零,分散作战)、会集(集零为整,集中行动)、会进(展开攻势,消灭敌人)、会退(撤退待机,保存力量)、会知(侦查敌情)、会疑(疑惑敌人)。不久,第七军又提出“昼伏夜动,远袭近止,声东击西,绕南进北”的游击原则,积累了游击战争的初步经验。(原载武汉党史网)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